2019白姐透码诗全年|彩票内部透码彩图
客戶端下載|加入收藏|設為首頁
你的位置:首 頁廉政教育清風文苑 》正文

蒲隊長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 發布時間:2019-03-01 07:48 分享

說起蒲殿文,老村村民不一定人人耳熟能詳,但“蒲隊長”卻成了他在這個村的一個響亮標志和準確代號,一個全村人都認可的情感基因二維碼。

蒲殿文是來扶貧的。對世代生存于平均海拔2600多米的山區貧困村民來說,要在人均耕地1畝左右的土地上構建富裕幸福,略顯遙遠與癡妄。但土地就是他們的命根子,離開土地,他們就會驚慌無助,只有土地能給他們安全和依靠。所以,蒲殿文只能想“土”法子,打土地的主意。想來想去,“蒲隊長”決定種當歸。但是這里從沒種過當歸,村民不信老村這個鬼地方能種出高品質的當歸。

經過蒲殿文100%的努力,最終贏得了5%的支持率。

在他的多方協調和努力下,他指導種植出的2噸當歸價值1.7萬元,算清賬的219戶村民們動心了:踴躍報名,改種當歸。這其中就有51戶貧困戶,旋即與公司簽下了500畝的種植合同。平均畝產1噸,每畝純收入4300元,戶均增收近萬元……每一個數字都在傳遞喜訊,全村沸騰了!

如果說這只是一次偶然性成功實踐,那么之后的林下養殖和丹參、玄參、芍藥等中藥材的種植以及他的教育扶貧計劃實施,立體化扶貧體系構建不能不說是別具匠心的驚人壯舉。蒲隊長的話管用,蒲隊長的辦法好用。“產業”逐漸在老村成為一個時尚詞語,一傳十、十傳百,爭先恐后地趕著這個“時尚”,植根心底,就從種當歸開始。

在縣城務工的陳富春聞訊回村,一次性種了20畝;62歲的貧困戶張所云也要種一畝;趙國文不僅要種當歸,還種黨參;79歲的張朝光要在林下養雞;老村小學興起了半寄宿制……

無一例外,他們都心遂所愿了!當歸豐收了,一鳴驚人。蒲隊長成了每家每戶的常客。張家有兩個孩子,李家喂著四頭牛,王家哪天下種,他都一清二楚,就連誰家孩子要走六公里上學,成績如何,他都了如指掌。村民們愈加離不開他。原本下鄉扶貧兩年即可返城的他卻回不去了,村民才聽說他可以回城,要換扶貧隊長了,都奔走相告,失望黯然,他們都知道這意味著什么,好比在剛生旺的火上澆下一盆冷水。他們都問:“蒲隊長走了,我們怎么辦?他不管我們了嗎?”他們已經深深的依戀上了這個家人般的隊長。蒲殿文也焦急起來,他舍不下這片長著幸福嫩芽的土地,這里每一個可愛的村民。盡管他也想家。

留下來。這是他的最終決定,無怨無悔。

“蒲隊長,蒲隊長,你差點就見不到我了!沒想到半夜三更你還來看我。”這是五保戶譚賠忠見到蒲殿文時流著淚水,哽咽著說出的第一句話。蒲殿文明顯感到這個75歲老人的手在顫抖。老譚的住房是年久失修的D級危房,但任憑村干部和蒲隊長怎么勸導,老人就是不肯離開他唯一的祖傳“寶貝”。蒲殿文只能隔三差五就去看望他,適當加固,但最后一次去看他時發現真要塌了,好說歹說總算勸動老人到敬老院。剛搬進敬老院沒多久,老譚的房子在一場風雨中塌了。老譚感慨萬千,感激不已,幸虧蒲隊長工作及時,自己才幸免于難,安享晚年。

扶貧四年,他不知疲倦地奔走在為老村人民踏上幸福康莊的路上,帶著一顆自信、虔誠和無私的心。

叫一聲“蒲隊長”,老村的草木在呼應,新街的山脈在呼應,幸福的回音壁也在呼應。(楊云霞)


上一篇:中醫與文化自信

下一篇:做時代的歌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