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白姐透码诗全年|彩票内部透码彩图
客戶端下載|加入收藏|設為首頁
你的位置:首 頁廉政教育清風文苑 》正文

做時代的歌者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 發布時間:2019-02-22 07:02 分享

接到編輯之約,讓我談下自己的創作體會。說心里話,喜愛文學半生,對文字既親近又慎重,提筆半晌還真不知如何落墨。周末在家,靜下心來梳理自己的文字、影視作品等,我想簡單地就從電視劇本《流溪河畔木棉紅》說起吧。

久居廣州,自然關注廣東的人文歷史。

解放初期,盤踞在廣州地區的土匪活動猖獗。一批批年輕的解放軍戰士組成工作隊深入鄉村,為鞏固新生政權宣傳發動群眾、征集軍糧,與潛伏下來的國民黨特務、土匪作堅決的斗爭。一次,工作隊組建敢死隊,戰前指導員作動員,問誰是共產黨員請舉手,有24位戰友把手高高舉起。一場慘烈的戰斗結束,24位敢死隊員只有6位活了下來。打掃戰場核查黨員身份的時候,其中3位犧牲的烈士并不是黨員,只是血染的入黨申請書懷揣在烈士的衣兜里……

不滿20歲的莊鎏、張冰、鄭云三位烈士,永遠長眠在了廣州從化竹料鎮龍塘村。三位烈士的事跡感動了我,感染著我。我在進行采訪后,創作了反映廣州解放初期鞏固新生政權艱苦斗爭的電視劇本《流溪河畔木棉紅》,并改編出版長篇小說《流溪河畔木棉紅》(2018年10月,羊城晚報社出版發行)。

許世友,很多讀者對這位共和國開國將軍的名字不陌生。許世友是一位艱苦樸素、清正廉潔的將軍。“先看看許世友的‘家業'吧。”一次,當年任職廣州軍區司令員秘書的孫洪憲和我聊天時說,“許世友幾乎沒有個人財產,他和夫人田普生活中使用的,全是公家按規定配發的。他唯一的家當就是一口鑲著銅邊的老式樟木箱子,箱子里也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,只有幾套軍裝、幾雙布鞋,再就是許世友自己親手用布條打的布草鞋。這口樟木箱子他從南京帶來廣州,離開廣州時,帶走的還是這口樟木箱子,沒有增添其它財物。”

孫洪憲對許世友的身世家事如數家珍。

他說:許世友對錢也看得很淡。許世友常說,錢是身外之物,生不帶來,死不帶去。當年他拿的是行政五級工資,每月379元,在當時人們的心目中,這確是一個大數目了,但他從來不到銀行存一分錢。拿到工資后,第一件事就是拿出10元錢讓秘書交黨費,再拿出60元給秘書或管理員交房租費(許世友家的住房按規定每月應交59元多)。

在與孫洪憲多次長談后,我協助其整理撰寫成紀實文學《許世友在廣州》。

我們趕上了正風肅紀、正本清源的時代。近年來,工作之余有感于正風反腐對于營造社會風氣的推進作用,我創作了散文詩《廉潔,圣潔的字眼》《規矩與方圓》《生命之重》等,被收入《中國散文詩年鑒》等。

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。縱觀古今,在人類發展的每一個重大歷史關頭,文藝發時代之聲、開社會先風、啟智慧先河,承載著時代變遷和社會變革的先導作用。面對新形勢,新聞工作者與文藝工作者兼具的使命感責任感,點燃了我的激情。報告文學作品集《“組合拳”效應》,是我近年來采寫的廣東省正風反腐工作,在媒體公開發表后結集,旨在講述廉潔故事,傳播廉潔聲音,傳遞正能量。

正風反腐,是文學創作的富礦,提供了豐富鮮活的素材,文學創作不能失語。作為這場正風反腐的親歷者,這樣的事例屢見不鮮——

有個市的公安局長知法犯法,做得很“隱蔽”、很有“技巧”,自以為“天知地知你知我知”,可還是被查處了。有一位居委會的領導干部家中遭小偷光顧,偵查人員發現被盜數額之大遠遠超出了他正常的經濟收入,他繼而接受組織審查調查,成為一個“被偷出來”的貪官。有一位市委副書記,是典型的“兩面人,”平時生活節儉,還曾經是省里的“廉政標兵”,然而他把貪污受賄的不義之財藏在老宅里,結果一場大火燒了他家的老宅,成為“燒出來”的貪官。某市副市長兼任市開發區新城管委會主任。在處理該市新城歷史遺留的問題時,他發現有數棟建成的大廈質量不達標,這證實了他早有的感覺和民間的傳聞——在整個新城的建設中,存在著權錢交易、侵吞國有資產的問題,不少人從中得到不該得的好處。

一位市紀委副書記的丈夫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被摔傷。如果不馬上手術,會有生命危險。當時她正在外地的工作點上,當她趕到醫院,在重癥監護室里已經三天三夜的丈夫再也沒有清醒過來,成為了植物人。與丈夫結婚以來,作為一名紀檢監察干部整天忙于工作,沒有過花前月下,沒有旅游觀光,甚至連續六七個春節都沒有完整地好好陪伴過,丈夫又當爹又當媽,把孩子拉扯大,孩子三歲的時候自己在外出差三個月,回到家時兒子見到她叫阿姨!她想起來愧對家人。讀高中的兒子明年就要高考了,考上理想的大學是她也是丈夫的愿望,怕影響孩子的學習成績,她隱瞞了丈夫的病情。她和丈夫結婚后從來沒有機會一起旅游,曾答應等退休后陪丈夫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把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債補上,可丈夫這一病,這個普通的愿望成為她心中永遠的痛。

我還聽聞省直一位干部的經歷,跟老婆離婚后,孩子靠爺爺奶奶養大。孩子青春叛逆期,由于自己教育方法不當鬧得父子倆見面像是仇人。孩子不爭氣,高中畢業沒能考上大學,他覺得感情上欠了孩子,以致過于的寵愛,孩子沾染上賭博的習氣,欠下數百萬元賭債,被別有用心的老板知道后,全額還了。他為了感謝這位老板,利用手中的權力為其批項目。后來東窗事發,身陷囹圄。

透過大量的案例,似乎是“情”字在作祟。情為何物?情為精氣神之源。親情、愛情、友情,本是人生中最為珍視的依存紐帶載體。然而,縱觀走上違紀違法道路的官員,無一不與這“三情”相關聯。問世間,情為何物,為什么剪不斷理還亂卻如此心心相許?親情是永恒的、愛情是偉大的、友情是真摯的,保持那份本真,關鍵是把握住一個度,失卻了分寸,失衡了就會摔跟頭。

于是《情之殤》,成為我業余時間創作的一個電影劇本。

我常常思考這樣一個問題:文藝作品因喜聞樂見、易于公眾傳播,故關注度更大,影響力也更廣。因此,創作相關題材的文藝作品可以成為反腐倡廉教育的優秀載體。通過文藝作品的解剖與追問,讓讀者觀眾的心靈受到沖擊,靈魂得到升華。

從事紀檢監察文化工作,進行正風反腐題材文藝創作,就要做時代的歌者,把自己置身于時代生活的激流中,用自己的思想感情和手中的筆墨描繪時代的風云畫卷,禮贊生活中的真善美,鞭撻假惡丑。

我們深知,寫作不是急功近利的事,而是一個人心靈敞開的過程,是一輩子的事。(王景喜)


上一篇:蒲隊長

下一篇:領略安詳